来源:《意林》2018年第12期 作者:沈嘉柯;
选择字号

爱情是一生中最“做作”的事情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刘若英用电影来告别。原著是她写的,她自己拍成电影。她要告别的非人,非事,非岁月,而是一团情结,只有她自己知道。我只是想起来,以前看侯佩岑的综艺节目,陈升说刘若英这个普普通通的弟子忽然红了,变成影后,唱歌流行在大街小巷。她就是风筝,所以他给她写了《风筝》,陈升摇头摆手。刘若英就说你明明可以收回线的啊!哭得稀里哗啦。(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