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8年第10期 作者:黄振乾;
选择字号

复旦博士自述:一枚贫困生的十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我家在云南大山里,在村里也是"中产"。从我出生之后,我家再也没有为温饱问题担心过。但上学依然成了一个大问题,家里的变现能力实在有限。我家酿酒很好,但最多只能卖到隔壁村。大部分我中学需要的钱来自养猪,但猪价行情不稳,再碰上五号病什么的,就会很头痛。我家自有田地不少,但产出有限。我家的资产只能供我读书到高中,上大学是完全无能为力的。我能来读重点大学当然是荣幸的。但上大学不得不要抱国家大腿(国家贷款),我父母自然也会力所能及地给一部分生活费。到上海读书,有一个很小但是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相信上海这种大城市,贫困生会很少的,我或许能拿到更多的资助呢。(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