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8年第02期 作者:雪小禅;
选择字号

吃的趣味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真是有趣味的事情。朋友刚从欧洲回来,以为她会一脸幸福地讲述欧洲历史,她却痛苦地说,不知道什么是饱,就知道天天饿,也不知道欧洲人这几百年是如何生活的,简直生不如死o也有朋友在澳大利亚生活数年,回来的唯一原因就是吃得不习惯,再住下去就会精神崩溃,也是因为吃才回来 ·日三餐,的确离不开吃,哪有比中国人更会吃的民族?一个鱼香肉丝,要十五种调料,一个大厨一个味道,仅仅因为油温不一样,炒出来的菜就差之千里,更不用说那些宫廷菜和江湖菜了。吃在中国发扬得如此光大,即使如动物内脏这样的东西,外国人肯定早早就扔了,但我们把它以酱油蒜蓉红焖后,再以生煸草头围边,吃起来肠软菜嫩,毫无腥气,是草根菜品中的极品。杜月笙平生最好这口儿,也许是因为和出身有关?贫贱出身的他,小时候哪里吃得着红烧肉。小时候培养的味蕾几乎跟定人的一生,到死也怀念母亲做的那碗热面汤,细碎的绿色小葱花漂上来,有香油点点滴滴,西红柿三四片,鸡蛋乖巧听话地卧在面里。那面,是前夜和好的面,已经筋道十足,被母亲用擀面杖一下下地拉长,以后漂洋过海多年,再也没有吃到过。有个外国朋友,到后来放弃自己在国内培养好的味蕾,执意娶中......(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