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李濛;
选择字号

我终于赢了这场和“容貌焦虑症”的战争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 “这是小男孩还是小女孩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几乎 啊?”熟人问。 #是从出生到现在,与“容貌 “是女孩。快叫阿姨好。”焦虑症”做了残酷的斗争。 我妈揪出躲在她身后的我。 说起来,我的“容貌焦虑症” 我用比蚊子叫还细小的声音起源于我的妈妈。我妈妈长得很 问了声“阿姨好”。 美,不施粉黛也能不动声色地在 “你侄女?” 人群中脱颖而出。 “不,是我女儿。” 不幸的是,我这个独生女没 “啊?你女儿?”对方大惊继承她半点优秀的基因。我天生 失色,“长得一点都不像啊!你皮肤黑黄,大脸,单眼皮,塌鼻子;长得这么好看,她却……” 加之早早地患了近视,看东西总 这样的对话在我的童年出现是眯缝着眼,气质里便更添了几 了无数次,“却”之后的话无须分呆蠢。 说出口,三四岁的我便能敏锐地小时候,父母很忙,无暇照 察觉到对方话语中的同情怜悯和看我,给我剪了一个很好打理的 幸灾乐祸,那比任何殴打和辱骂蘑菇头。为了省钱,把我表哥穿 都让我无地自容。 小的衣服稍作修改给我穿,所以 2 我总被人误认为是男孩子。这还 我初中蓄了长发,再也没被不算什么,被当面揶揄容貌糟糕 错认成男生,然而这并......(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