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杨熹文;
选择字号

你可以不爱,但不必残忍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j中学时,和班中的一个女孩私交甚好,好到我们知晓对方所有的小秘密,她看过我偷偷在月考试卷上伪造的妈妈的签字,我清楚她喜欢的男生是班级中的哪一个。 那男生坐在我的斜前方,经常在校服里穿一件青色的衬衫,黝黑消瘦,并不是一个好看的人,却早熟世故,和女生相处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体贴,那是我不喜欢的狡猾态度。 我的朋友,坐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每天斜四十五度盯着他的背影,连头发上的蝴蝶发卡也要别在他一转头就能看到的方向。那一整年,她扮足了暗恋的角色,他生病的时候,她提早来到学校,在他的书桌里偷偷放下感冒药;他生日前的几个月,她每天中午 吃泡面省下足够的钱为他准备一份贵重的礼物;她因为他答不上来语文老师的一个问题而紧张, 因为他一个不经意的微笑而偷偷开心了许久,因为他和别的女孩子说话而沮丧万分。她生活里的每一件事情,都因为他而有了意义。 我的朋友在暗恋了他整一年的时候,终于在某个下午鼓足勇气去表白。她把他约到角落里, 我在不远处偷看,心里担忧。她的脸颊泛红,表情羞涅,一只手不停地抚弄着耳边的头发,低着头像是背诵一篇难懂的诗文;他一只手搁在旁边的窗沿上,仿若身经百战,故......(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