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选择字号

一条狗与它的童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f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来电。 但李海州先生执意相送,我实的链子。后来回想起来那链子W是弟弟的。 打电话拒绝的时候,小狗已经被结实得几乎可以拴大象。因为我一般外出都是参加书送上了来我这里的长途汽车。好 当时是冬天,给它做了一个展或者宣传活动,所以很少有时吧,既然来了就接受吧。我的第木头钉的小狗窝,结果它一眨眼间能接手机。家中有事都会用短十条狗。 就给拆了。冬天过于寒冷,在地信或者微信与我联系。直接电话 它来的时候也就刚刚满月, 面给它铺了块木板,它又把这块联系一般都是非常重要的事。 很袖珍的样子,太小了。先放在木板弄个粉碎,是非常彻底的粉我几乎已经猜测到会是什么楼里养了一段时间。它性格很好,碎。给它铺点别的东西,也是撕事,再将电话打回去,弟弟告诉我,沉稳而节制,而且有很强的领扯得粉碎。我的中亚牧羊犬十蛋,已经永远地意识,晚上就睡在我床边, 索性没有再给它铺什么东西,地离开了。 楼梯间里稍有响动,就是起身它就卧在水泥地面上。落雪之后,这是又一次离别。 一声怒吼。 它把自己趴卧地方的雪直接焐化,又一次。 它的毛色是那种看起来非常就趴在那里,每次起身,那块水这几年其......(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