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Ent;
选择字号

一头鲸的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女惠州纖的那头抹香鲸最终4±还是没了呼吸。 大麵类搁浅都是极难救助的,因为它太大了。庞大身躯难以有效移动,甚至贸然接近都对人而言很危险。虽然鲸是哺乳动物,能在空气里呼吸,但是它fn的皮肤无法适应日晒和干旱,会以类似严重烧伤的状态剥离脱落;而它的内脏脱离了水的浮力也无法支撑自己,最后还是会衰竭窒息。麵丽,可能对于一头棘是最痛苦瓶法。 对于无法救治的館,许多救助人员会认同安乐死。然而,对大型鲸类执行安乐死却十分困难。如伍兹霍尔的海洋学家Michael J.Moore所言,固然是因为安乐死的需求总是缺乏预备、出乎意料地到来,但也是因为,和利润丰厚的商业猎鲸相比,没有收益的安乐死实在难以翻投资。 比如,在西澳和南非,安乐死是使用炸药的。一篇报告记录了4次安乐的努力:Powergel炸药被放置在棘的喷水孔后部,在館身上缠绳索、以推土机牵引来让鲸的位置稳定(推斗兼做防爆盾),两侧再堆上沙袋,围观群众退到500米之外,引爆炸药造成死亡。全部准备过程经常需要数天之久。 听起来一点都不安乐。 然而就算这样的方式都不能保证成功:其中—次,-头长10.5米的大鲸在第一轮67......(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