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祁白水;
选择字号

小炒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刃·章钜在《归田琐记》中,记载了几位能吃能喝的同僚,^·也只是饕餮而已。真正称得上奢侈的还是年羹尧。年羹尧被贬后,姬妾也都遣散了。其中一个小妾,嫁给了杭州的秀才,她有一手绝活—小炒肉。秀才对她说:“什么时候也做一次我尝尝?”小妾讥笑他:“你个穷酸秀才,人家一盘小炒肉,得用一口整猪来选肉,你家买肉一次才斤儿八两的,能做小炒肉?”后来村里赛神会,轮到秀才当家,弄回来一口猪,让小妾一展身手。小妾惊讶地说:“是死猪呀!我做小炒肉从来都是用活猪,死猪做不了。”富者家中的家常便饭,于普通百姓都是难以企及的高度。可见,阶级之间的差距,在古代就甚之。■小炒@祁白水<正>梁章钜在《归田琐记》中,记载了几位能吃能喝的同僚,也只是饕餮而已。真正称得上奢侈的还是年羹尧。年羹尧被贬后,姬妾也都遣散了。其中一个小妾,嫁给了杭州的秀才,她有一手绝活——小炒肉。秀才对她说:"什么时候也做一次我尝尝?"小妾讥笑他:"你个穷酸秀才,人家一盘小炒肉,得用一口整猪来选肉,你家买肉一次才斤儿八两的,能做小炒肉?"后来村里赛神会,轮到秀才当家,弄回来一口猪,让小妾一展身手。小妾惊讶地说:"是死猪呀......(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