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刘心武;
选择字号

读书有四种方式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的祖父和父母都是读书人,第我正=___以读拿匕‘‘狼以法燎,-g+tf,动,睡觉时还要挑灯夜读,-本二三百页的书一两天便可读完,读完后还很喜欢给兄姊同学复述其中有趣之处,高谈阔论,扬扬■ 这种读法也不是毫无益处,尤其对-些不必细读深想的书,匆匆翻过后总算能知道个大概。健种囫囵吞麥的读法,往往s成消化不良,而且因为翻阅仓促,储留在i己忆里的多是些碎片式的、模糊不清的印象。我后来成了职业作家,写文章时随手拈出-些往曰阅读印象来,有时不及查力核对,便会张冠李戴、乱点鸳鸯,闹出笑话,引出批评,这雛“狼式读法”的后遗症,为解决这一问题,一些以往读过并自以为读通的书,我现在还要找来重温,当然,不再狼吞虎咽,而是另取臟文文睡法了。 “狼式读法”已颇可笑,而我还有过“癖式读法,’呢!我们細道,热带雨林中的大辨,#时会生吞整只带毛的生灵,吞完后可以久久不再进食,让其在胃肠中慢慢消化,最后将实在难以消化的残余排出体外,倒也能由此变粗长许多。 ,听起来,你会觉得此法fc匕“狼式读法”更加可笑,也更应排拒。但人生多变,境况难测,“癖式读法”虽有弊病,却总比无书可读或有书不读......(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