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柴颖瑞;
选择字号

为什么小众的东西变成大众的,你就不喜欢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m多文艺青年在年少时都曾有一种执念: 当大家都听周杰伦、林俊杰的年代,随身听里放着朴树、李志、陈绮贞和mono就觉得很牛;当大家都看金庸、余华的时候,你书架上摆着村上春树、卡夫卡、歌德会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当其他人在电影院和KTV里流连的时候,你也曾觉得逛独立书店,去小剧场看演出才是生活;当人们都用苹果、华为的时候,你作为最早一批锤子粉也曾暗暗对其他人流露出不屑。 n I^^I .Ifti flit 11 r^ / 丨^ 然而,当《南山南》被街头型和穿着上显示自己小众的“非的理发店循环播放,村上春树的主流”,或是像别人喊麦你直播作品成为文青们人手一册的畅销吃蝗虫就可以冠以小众。这时候, 书;连看门大爷也拿着锤子手机审美趣味就显得尤为重要。 谈梦想的时候,很多曾经的小众 小众的偏好总是体现在青年爱好者感觉自己那可怜的自留地 文化现象、先锋艺术形态及特殊被大众踏破了门槛,那一丝丝的消费行为,如艺术电影、实验戏剧、优越感也流失荒野。 户外音乐、文学鉴赏、小众旅行、 当小众的偏好变成大众的流古籍收藏等,小众文化的温和抵行,为什么我们会倍感惋惜而又抗并不刻意制造“......(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