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16期 作者:睿雪;
选择字号

肉包和香蕉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忙为我办理了住院手续后,母亲就离开了。这几个月的奔波已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花去大-^iri=静==』着也总是小心翼翼也+曰々在#活跃的时候。他总是早早起床,冲出门去,买回4个肉包,当-天的饭菜。肉包是小贩们提来M卖的数量有I1艮很多人抢买。5 S 1与他不同。医院的饭菜里有我从没吃过的豆芽菜,还有-些叫不制口。S 很浓,经常惹来病房里其他人的小声抱怨,但父亲还是雷打不帛地买动餘曰义亲只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什么话也没说。但我能感受得到,父亲是想鼓励我坚强、别害怕。 年幼的我对手术难免恐惧,但我努力对父亲挤出微笑’直到他的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病房。父亲机在我的病床旁睡着7。我刚试着动了下身子,父·#一个激灵坐起来,怜爱地麵我很想对他说,我想吃李子、舒或苹果。李子和桃子是常肋水果,我怀念那种味道。?苹果是錄傾吃得刺,—直对我充满诱惑力。但话到嘴边成了一“我想吃香蒸”。我轻帛财父亲说。我观察过,医院n口的水果摊上,李子、桃子和苹果的标价都在每斤3元以上,唯一便宜的就是香蕉,每斤1.5元。 会 蒸■帮父亲省点儿钱,此后的20天里,尸、要父亲问我想吃什么,我都......(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