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06期 作者:黄宝莲;
选择字号

多想见证一只乌龟的一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A个台风天,大水淹过家门得有好几个轮回的 丨/ T槛,家里来了一只乌龟,投胎转世,才可能 光秃秃的背上居然刻着一个“陆”见证一只乌龟的一 字,这方圆百里,不曾听说有姓生,但我们能否修 陆的人家,肯定是遥远的村外人得那五百年的缘, P 家的宠物。这只迷途的乌龟可能再次相会? 决意离家,借着大水乘机溜走。 那是1987年,在纽约,我但是天涯茫茫,它大概也不的墨西哥友人狄拉罗萨给他的弟知去向,随波逐流,落难吾家,弟买了一只乌龟作为生日礼物,就此安住下来。白天躲在乌黑的取名耳伯·狄拉罗萨。礼物盒子墙角下,鬼鬼祟祟,从来没看到一打开,狄拉罗萨的弟弟喜出望它正经活动过,总在暗里弄出怪外,父母却大惊失色。他们认为异的声响。 乌龟会咬人,而且会传播病毒,乌龟行动很慢,也不随便吃,坚持让他们立刻把乌龟退回店里菜叶什么的都引不起它的兴趣, 或送人。 后来发现它不吃也能活着,就由 耳伯于是成了我的新宠。晚着它自己活命。 上,它住在四方形的水族箱里,乌龟命大,活过夏天又经过白天放它出来走动,它在屋里四冬眠,在床底下一睡就是一个季处云游,行迹可“闻”,因为木节。来年夏至,台风时节又......(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