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7年第06期 作者:张丽钧;
选择字号

怕它孤寂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m是个有意思的老人。他“赤裸着脊背”扶犁耕田,被他使唤的那头老牛疲惫不堪,消极的态度让他有点不满。他于是吆喝起来:“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得圩,苦根也行啊!”旁边的人听了纳闷一这头牛竟然有这么多名字?便拿这问题问老人。 老人说:“这牛就一个名字,叫福贵。”可是不对呀,刚才老人分明一连说了5个名字呀!老人神秘地向疑惑者招手,想悄悄告诉他个中原委,却欲言又止,因为他看到福贵正抬头看着他。他于是训斥那牛:“你别偷听,把头低下。”那牛便乖乖地低下 了头。 这时候,福贵老人才压低声音告诉那人:“我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田,就多叫出几个名字去骗它。它听到还有别的牛也在耕田,就不会不高兴,耕田也就起劲啦。” 这本是一头待宰的老牛。在新丰牛市场,面对-个霍霍磨刀的赤膊男人,它趴在地上,流了-摊眼泪。撤不忍(、看它哭,便顶着-群人的哄笑,用攒了大半辈子的钱买下了这头不中用的 老牛,并和它共用了“福贵”这个名字。福贵老人把福贵老牛当成“伴儿”来对待,牵着它去水边吃草,就像拉着个孩子。老人憨痴地随口叫出离世家人的名字,让老牛觉得,在不远处还有5头干劲冲天的牛正在和自己......(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