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6年第24期 作者:爱玛胡;
选择字号

想成为一棵树的男人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常有老人临终前,子孙为难 地找我,要我给个老人去的明确时间点。我接口,要赶在断气前回家,让老人在自己的床上离世,要不成了孤魂野鬼。子孙惊讶地点头,医生你也信这个? 有老人实岁73岁或84岁,我也随和地认同他们74岁或85岁,免得应了老话,阎王不叫自己去,骗骗阎王爷应该没关系吧。 当医生久了,慢慢知道了许多民间习俗。清明节自然要上山拜拜,七月半鬼门开,也跟大家一样,拿粉笔在地上画个圈,烧点纸钱,寄托哀思。你问我到底有没有鬼神?我不是出家人,我也不乱打诳语,我不说有没有,只说敬鬼神而远之。 有人跟我探讨生死阴阳,我但笑不语。 讲件事。 有个男人,一生在山上种树,闲暇时也在树下待着,抽抽烟,喝点小酒,不爱跟人说话,连家人也话少。眼看活了70岁,这天早上种树时突然心前区疼痛,从来没有过的疼痛,男人有种要死掉的感觉。男人年纪大了,自己想着去也够本了,可心里觉得有什么事还没有来得及完成,一时又没想起来了着急,可不能这样走,唤家人送到了医院。 是急性心肌梗死,医生急诊进行了冠脉造影,男人血管情况不好,在术中病情也不太稳定,血栓抽吸后就下了台......(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