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6年第24期 作者:苏更生;
选择字号

世界上最坏的猫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执; 起来,整晚叫唤。那时他才两个月大,固执的个性还未展现,s被奶猫软萌的外表所骗,任由他占据了家中的任何角落。几个月大的时候,松子还是雛職玩的,我给他买了很多玩具,几只都叫皮皮的布老鼠,会发光的橡皮球、带羽毛的逗猫棒,各式各样。他那时兴致勃勃,能追着我丢出的球来回跑。当然,他不是狗,不会把球衔回来,我也跟着来回跑,这边丟到那边。我以为在温和快乐的氛围里成长起来的猫,会亲人活泼,后来发现错得厉害。 第一次真正察觉他强硬,是在包子来后。那是我在炒豆胡同捡的流浪猫,带回家前去医院检查,发现有慢性鼻支,这病传染又腌臜。我把他隔离在阳台上三个月,每天喂食打扫消毒换药,终于好了。放包子进来那天,小松就绝食了。大概是包子流浪惯了,进门就在猫砂盆里不客气地尿了一泡。小松可能略有些懵逼,但很快调整了策略,也不打架,直接靠在墙上绝食了。第一天我觉得还挺好玩,听说新猫进门,主人一定要表现得更喜欢旧猫些,这样他才不会吃醋,顺利接受外来者。 到了第二天、第三天,小松还是什么都不吃,仍然靠在墙上,呆呆睁着眼。我有些着急,觉得不对劲,直接抱着去医院,医生输了液,说肠胃炎,......(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