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6年第24期 作者:康夫;
选择字号

紫鼠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一件事,是我寓居杭州时I听说的。 京城有个姓王的书生,痴迷文字,多年来埋头作诗,奈何一无所成。父母先前还设法劝说,后来索性不顾,断绝往来。王生曰益潦倒,仍笔耕不辍,但蜂拥而至的都是退稿信。盘费耗尽,王生只得泪别京城,回老家投奔亲属。 王生年届三十,既没有家眷仆从,也没有行李车马,只养了一只猫。不久到了苏州附近。王生心道:我忤逆父母意愿,远游多年,如今两手空空地回去,定然自取其辱。听说余杭一代风景秀美,房租廉价,不如先住到那里去,拖延一阵。当下折而向南,在临安城内找了一名房屋经纪,租下郊外一处农宅,价格只有京城的十分之一。 王生到了住的地方,果然十里无人,只有一个瘦脸尖腮的独居老妪为邻。 老妪见了王生,举棍劈头就打,不许他在此居住。见王生肩上蹲着-只猫,老妪棟然倒退,目露凶光。王生以为她疑心自己偷摘瓜菜,便再三保证绝不毁坏菜园。王生五谷不分,问老妪所种何物,老妪回答说,不过是s紫薯、红薯、白薯、木薯、马铃薯罢了。 这天晚上,王生半梦之中听到一阵小儿窸窣耍闹的声响p王生的猫本来睡在榻上,此刻凝神支耳,忽然跃窗而出。外间声响瞬间静默,片......(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