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6年第24期 作者:陈颂红;
选择字号

有一种爱情,来自惊恐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得有一年在从美国回香港度"PCI暑假的飞机上,身边坐着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 他温文尔雅,长得像内地男星黄磊(《人间四月天》里的徐志摩)。飞行中途,飞机突然遇上气流,机身往下跌了一跌,然后开始颠簸不定。那时候我尚没有飞行恐惧症(真叫人怀念),本来仍睡得像死猪一样,不过由于身边那个男孩子紧张得抓住我的手,我才乍醒。 看到他面容扭曲,便不断拍他的手背安慰他:“别担心,气流而已,一会儿就没事。”过了几十秒,他知道飞机已经恢复稳定,才松开手,然后频频向我道歉。还以他柔情似水的双眼对我苦笑 道:“如果刚才有什么事,我最后见的人,就是你了。”那一刹,我忽然觉得好浪漫,几乎想投进他的怀抱,问他可不可以当我男朋友。 不过,专门煞风景的科学家却一再对我们当头棒喝:发生在《泰坦尼克号》或者《生死时速》这类同历险、共患难式的爱情,很有可能是错觉。 早于1974年,心理学家便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在温哥华市郊一条建于230米高空,长450米,在风中摇晃不定的卡皮兰诺吊桥上,安排一个美女跟正在过桥的男性做“研究”。 待他们一同过完桥后,美女会对他们轻轻微笑......(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