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6年第24期 作者:易水寒;
选择字号

人情逻辑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_((/宋韩琦主持为宋仁宗修建陵3 Hi墓。兴许这是个肥差,有人就跑到仁宗的遗孀曹皇后和仁宗的继任者英宗那里说闲话。谎话重复万遍,也会让人起疑。曹皇后和英宗听了,都有点不高兴。 一天晚上,忽然后宫有人拿着曹皇后的御封来送信。韩琦接过来,掂量了半天,就是不打开。他来回在屋子里踱着步,陷人了深深的思考。使者看着他,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忽然,韩琦把信凑近蜡烛,一把火烧了。使者大惊,急忙阻拦:“大哥,有事说事,干吗烧了?你让我回去怎么交代啊!”韩琦说:“这是我的事,跟你无关。”不一会儿,后宫又有宦官来到,要求追回刚才的信。韩琦答复道,信没拆开, 直接烧了。两个使臣一起到曹皇后那里回禀,曹皇后叹息道:“韩琦真是见识长远啊,佩服佩服!” 读完这个故事,常让人摸不着头脑。把你的信烧了,你还夸他懂事,这是什么逻辑?然而仔细解读背后的丝丝缕缕,则不得不让人冒一头冷汗。 韩琦可算官场老油条,烧信前一定是分析了来龙去脉,利害冲突:曹皇后深夜派人来送信,一定不是表扬信。若是表扬,应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张旗鼓地宣扬一番。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是一封指责信。这么晚了,......(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