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6年第11期 作者:叶小白;
选择字号

我有瘦骨和热狗,也有自由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t十三岁那年,正是发育的关@头,急需养分滋养,我妈给我买回来各种高钙奶,我连喝了三个月,配着钙片吃下去。个头一点没有见长,依然小小的。 彼时我妈在乡下工作,家里面只有我和我老爹,大老爷们和小老爷们,都不会做饭。啃了很长时间的泡面,吃得两人脸都绿了。后来我奶奶从乡下过来,给我们煮饭做菜,情况依然没有什么好转,奶奶她老人家很好地保留了乡下的习惯,星期一做了一大盆子菜,直到星期天,吃的还是那盆菜。我的个亲娘,我感觉,我整个青春期都要种在这个盆里了。 我人比黄花瘦,我老爸终于看不下去,丢给我一笔钱,让我自己去学校食堂办饭卡。我读高一那年,学校相当自由,食堂可以随意进出,课间进去,点一份外卖都行。那时候,校园里还商讨成立学生会,大家讨论学术自由的话题,在这个偏远小岛里的二级中学,竟然产生了思潮的萌芽,想想简直不可思议。可是后来校长离职,调来一个新的校长,迅速出台了一系列严格校规。学生会的事也不了了之了。当时我们都觉得这个新校长脑袋有坑,可悲的是,一个脑袋有坑的人,多半是不会意识到自己脑袋里有坑的。新校长封闭了食堂,每天只在放学的时候开放半个小时。他还很温馨地在我们的......(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