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2016年第11期 作者:王太生;
选择字号

一群植物,在春光里老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果选一种植物,让人装嫩, 会选什么?用初春植物的嫩芽头。 枸杞头,枸杞的嫩茎叶,最嫩的部分,水嫩水嫩的,一大堆枸杞头,在油锅里爆炒,只能炒一小盘,水分全沥出了。 厨房里,一淘箩马兰头,意气生动;菜摊上,一大堆豌豆头,姗姗带雨欢。 植物们的嫩,嫩在哪里? 马兰头,长在春天的田埂、沟渠。清代袁枚觉得,“摘取嫩者,醋合笋拌食,油腻后食之,可以醒脾”。 豌豆头,《本草纲目》里说,“叶似蒺藜叶,两两对生,嫩时可食……又有野豌豆,粒小不堪,惟苗可茹”。 清素瓷盘里的枸杞头,可以凉拌,焯过水,捞出。把枸杞头码放到小碟内,倒人生抽、盐、醋、红油,撒人熟芝麻,拌匀,这样拌出来的菜才有味道。 -味枸杞头,味苦性寒,具有补虚益精,清热止渴,祛风明目的功效。装嫩,嫩如一株植物,才有生理和心理的满足。 早春的菜市,衣裳皱巴的憨厚老头儿在卖枸杞头。老头儿用一双糙手在拨弄,枸杞头却是嫩嫩的,一大堆蓬松虚嫩的枸杞头,碧绿、养眼,上面沾着早晨的露水清气。外祖父在世时,每年春天买枸杞头,炒糖醋枸杞头。外祖父炒菜时,把枸杞头沥干,置铁锅上翻炒,锅烧得滚热,只听得“刺啦、刺啦”......(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