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校园文学》2017年第14期 作者:加映;
选择字号

野戏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那年我十八岁,正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学校外面是一片麦田,麦田旁边是树年龄,却落到一处山旮旯任教,一股郁闷林和村庄。它们全都静静地浮在月光里。的情绪充斥在心间,眼睛也像蒙了一层阴我很惊讶这里还有这样一种美,洗尽翳,看什么都是恹恹的,没有生机。铅华,超凡脱俗,美得惊心动魄却又毫不一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想到生自知。病的奶奶,我哭起来了。我的内心升起了一种宗教般的情感,咕—咕,咕—咕。不禁浮想联翩。是鸽子的叫声,在窗外。咕—咕—早上醒来,鸽子不在了,也许是去觅叫声连绵不绝,像是努力要在黑夜里食了。挖一口深井。不知怎么,我一天都在牵挂它。这我掉进了叫声形成的旋涡里,一种溺种情绪让我难以理解,我不是讨厌它的叫水的感觉袭击了我。声吗?我愤怒地推开窗,准备赶走鸽子。直到傍晚,黑鸽子回来了,它身边还那只鸽子就停在我窄窄的阳台上。有另一只鸽子。是一只纯白色的鸽子,红我探出身子,伸长手臂,发出嘘嘘的红的小短嘴,流线似的脊背,翘起的尾声音赶鸽子。巴,透出一种可爱的伶俐。它披着一身油黑的羽毛,在月光下微白鸽子和黑鸽子停落在窗外的阳台微泛着亮光。它停下脚步,缩着脖子,半上,互相用嘴巴......(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