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10期 作者:何杲;
选择字号

在大洋彼岸过中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上世纪90年代,我在北京市一位北京小伙子开的。经团领导研家国企担任副总。为促进企业的改究,同意从次日起全体成员改到那革开放,1994年9月,我和公司老里用餐。总奉命参加市政府组织的招商团第二天中午,团里几十口子去美国招商引资。人刚走到那条街口,老远就瞧见我们的工作地点在西海岸旧饭庄门口挂着红色横幅,几个大金山,这里空气新鲜,环境十分优字特别醒目:“北京哥们儿,欢迎美。但刚住两天,就遇到了吃喝两你们!”他乡遇故知,我们感到特大难题。一是宾馆只供应冰水,不别亲热。老板满嘴的京腔,就像家供应开水,这可让我们这些喝惯了里迎来了亲人,沏茶倒水一通忙茶的北京爷们儿抓了瞎,幸好我早活。不大功夫,京酱肉丝、烧茄子、有准备,随身带着一只电热壶,电炒扁豆、炸丸子、烩豆腐、醋溜白压参数也符合当地标准,一下子救菜、腌萝卜皮,一盘盘端上来,配了急。二是吃饭问题,不管在酒店上热气腾腾的花卷、米饭和烙饼,还是街头餐馆,翻翻菜谱你就会发满屋飘香,那叫一个地道。在异国现,不是牛排、猪扒,就是香肠、火他乡吃上久别的家常饭,就像回腿、海鲜,永远都是主打,即使碰上到了家,风卷残云般,连鸡蛋汤都“......(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