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10期 作者:巍巍;
选择字号

母亲给我寄月饼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那年我大学毕业,去单位报店买了几块简单的冰糖月饼,打开捧着这盒月饼,我顿时觉得有到。母亲在整理行装时叮嘱说:“到包装才发现不太新鲜,硬梆梆的。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外面闯荡要学会做人,保重自己。心里顿感落寞悲戚。此后,每年中秋节,只要我没你父亲忙,以后每年中秋节,我都没想到第二天,真的收到了母回家,母亲都会托人给我捎来月给你捎月饼去。”亲托人捎来的月饼。母亲心细,月饼,同时附上她的殷殷嘱咐。我听后一笑,只想快点飞出饼用一只小木盒装着,每个用纸板四十刚过的那年,所在国企分“老窝”,没把母亲的话当真。隔开,包了防油纸,盒子上还系了流改制,我下了岗,一时茫然无措,转眼就到中秋节。领导安排我彩带。8块月饼不同的口味,有莲不知路在何方,心情坏到了极点。和另外一名家在桂林的小伙子在蓉、豆沙、火腿、水果、冰糖等,都是母亲打来电话安慰我,仍不放单位连值几个白晚班。那时家里没我平常喜欢吃的。当过老师的母亲心,中秋节时,用特快专递给我寄装电话,我写信回去告诉父母,让在白卡纸上绘了几朵梅花,傲雪挺来一盒月饼。年迈的父亲还写了一他们放宽心,不要牵挂,更不要寄立,下面她还写了一段附言:......(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