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10期 作者:丁岚;
选择字号

转身后:父母泪湿衣衫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所里来找人聊天,一坐就是大半一个老太太没什么官司可打,住得“我没官司可打,天。多年前,他们花光所有积蓄送近,经常过来玩玩。”只是经常过来玩玩”孩子出国;现在他们老了,明明有“哦,您孩子都在国外,那应该子女,却成了空巢。”发展得不错吧?”我问。老太太一这个双休日,被朋友张律师抓这些老人会在律师事务所说下子来了精神:“我儿子在硅谷当差,让我陪她一起去选购一些软一什么呢?我很好奇。有一天,我果研发工程师,一家四口住800多平点的沙发,说是要放在事务所里,然遇到一位正在与前台接待人员米的别墅,光车子就有3辆;我女给那些经常来“报到”的老人家坐。聊天的老太太。听说我是张律师儿在英国当医生,女婿是公务员,我很好奇:“老人家极少有打的朋友,老太太热情地招呼我:两人一年的工资,比我在国内一辈官司的,为什么经常到你们律师事“张律师开庭去了,下班之前不子挣得还要多……”务所‘报到’?”律师朋友长叹一知道回不回来呢。”声:“我们所附近住着一些空巢老于是我索性坐下来与老太太“后悔让两个孩子都走了,人,子女都在国外定居了。这些老聊会儿天。我故意问老太太:“你而且走得那么远”人平时待......(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