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10期 作者:静萍;黾子;
选择字号

风雨同舟50载 相濡以沫情深深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和老伴振锡没有轰轰烈烈的要,我进修俄语、日语,直至1953年言受到“留团察看”、“内控右派”的爱情故事,一起平凡生活,走过了55我们才结婚。处分。我感到很委屈、沮丧。胆小的振年。我们这大半生,有曲折坎坷,但我振锡比我大9岁,在生活上他对锡反而安慰我说:“你正直善良,做们都没有分开。生活和幸福要靠自己我无微不至地关怀照顾。烧饭、洗衣、得对,做得好!”在那人人自危的年创造。清扫卫生,他从不让我插手。他总是代我俩如履薄冰,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说:你去休息学习吧,这点小事我一度过了一段较为平静的日子。介绍来的自由恋爱会儿就做完了。家里有什么好吃的,1966年,振锡去农村劳动,这时他总先往我碗里夹。我称不上贤妻良我们已有了第二个孩子,临别他含上个世纪50年代,20岁的我从母,家里什么家务也不做,整天把心着泪对我说:“我不怕去农村劳动,华东革命人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思扑在工作上,他却从来没有怪罪只是不放心你和孩子,我感到很内中国人民银行华东区行工作。同一个过。我们几乎从不吵架,晚上工作到疚,自从你嫁给我以后,没能让你处里的振锡同志业务能力和工作责再晚,他也会等我一起回家......(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