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10期 作者:余一石;
选择字号

书法人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福建莆田盛产荔枝,故称为荔宝塔》字帖,要我一笔一笔地依样城。那儿有一个书香味很浓的村画葫芦。每天晚饭过后,妈妈给弟庄——东阳村,曾出11名进士、20弟洗完脚,送他去睡觉之后,就站多位举人。母亲的祖父也中过前清在我旁边看我学写字。她时而挑贡元。挑灯,时而磨磨墨,真是无事忙!小时候,农忙一结束,母亲就这一幕,一晃就是6年,妈妈也站会用篓筐挑着我回娘家看外婆。有了6年。时表哥也会晒晒家里祖传的镇宅有一次,我在练笔时,把一个宝贝——清代御史江春霖的十几“人”字给写扁了。妈妈很严肃地对幅红宣金字书法作品,让我们饱饱我说:写字如做人,应该保尊严。双眼福。脚叉开站,漂亮又稳健。我想这几句7岁那年,我上小学。不知道妈大概是她父亲教她的吧。话语平实无妈从何处弄来一本颜真卿的《多华,却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里。 有一次,我偶然看见美术老师黄先生为一个女同学刻名章。我忍不住对老师说:“也给我刻一枚吧!”老师瞟了我一眼说:“你自己刻。”我感到很委屈,脑子里一下子跑出了许多小念头:自己刻就自己刻……我要刻得比你还好。小学6年的用功,换来了我的一手好字、一把好刀(篆刻学成)。早期的努力......(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