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08期 作者:陶诗秀;
选择字号

与“无业”老伴和睦相处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说我家的老伴是“失业夫”,其舞台没了,就不再求知求新,只是实也不算啦,正确说法应该称之为年过六十的他无法看清自己的转“无业夫”,因为他从事教职工作变,也听不进别人的劝告。近30年,到了退休年限,才得以在由于视野变小,话题变少,我家当起“无业夫”。因为我了解他家的这位无业夫,每日的生活步调每隔几年就要适应新环境与四处缓慢,平淡且平凡无奇,所说的话调动的辛苦,所以才在他退休后,也是千篇一律,没有变化。我每天支持他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不给下班回到家,他在我耳边叨叨絮他“一定要出去工作”的压力。絮的都是我听了再听、周而复始的想想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儿,话,听得我耳朵都快生茧子了,有老伴已经当了十多年称职的“无时讲到最后我不耐烦,无心听之,业夫”了。这十几年里,他的改变是他还会生气,恼我不再重视他。从完全无视于家庭的各项清洁工这该如何说起呢?之前,他退作,摇身一变成了洗衣、擦地、整理休的初始,我还会休个假陪伴他,家务等无所不包的“闲夫良父”;后来,才发现和结婚四十几年的他从不会去银行或水电公司缴纳各竟然话不投机半句多,每回出去项费用的生活白痴,经由训练与学玩,堪称“路......(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