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08期 作者:吕连元;
选择字号

难忘从军时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946年,我的家乡解放了。这一家子可是被共产党搭救出来共产党领导农民土地改革,我们的,给咱分土地、分牲口,连欠下村搞得热火朝天,穷人分到土地、的阎王债也给免了。可不能吃水房子、粮食、衣物等,真正翻身得忘了打井人啊!”解放了。我的家乡惠民(今滨州说完这番话,父亲又“吧嗒吧市)地区人民在党“保卫家乡”、嗒”地抽起了烟。早年父亲被鬼子“保卫胜利果实”的号召下,掀起的汽车轧断腿后,基本上就丧失了了热火朝天的大参军运动。劳动能力,他深知一家六口的生计这一天,村干部把各户当家的要想维持,少了我这个即将成人的男人召集在一块商议报名参军问男劳力肯定会很困难的,“可是没题,我这个不够格的孩子也挤进去有大家怎么能有小家?解放区都看热闹。结果一天会议下来只有一保不住了,咱老百姓还能过自己的人报名参军,另一个名额却陷入了小日子吗?”父亲曾在渤海四分区难产,人们大眼瞪小眼没了辙。警卫营当过几个月的炊事员,他了父亲闷在一旁“吧哒吧哒”直解八路军,觉得把我送到队伍上劲抽烟,像有什么心事,一个孩子肯定差不了,因此,他对自己的决家也不好打问,我便仍在那听大人定没有丝毫犹豫。于是,父亲这带......(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