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08期 作者:丁宁;
选择字号

下半生何枝可依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丁老师:您好!我心里有点烦,想听一下您的意见。我丈夫病逝已经10年了。不久前,儿媳有了身孕,我们全家都憧憬着新生命的到来。我更是表态照顾第三代的责任我责无旁贷。可是在我内心深处,还是存着几分寂寞。半年前,我认识了丧偶的老李。我们惺惺相惜,我们在一起有那么多聊不完的话题。老李年过7旬,但身体依旧健硕,非常喜欢出游,充满了活力。我虽然比他小一轮,但并不觉得和他有年龄差异,孙子,只要周末和老李在一起张女士:您好!只是觉得相见恨晚,我愿意与就可以了。儿子没有执意反对。我很理解您的心情,子女不他共同生活。但我心里有些别扭,还是隐隐同意父母再婚的现象不是个例。但儿子并不看好我们,他有些不安,儿子怎么就不能理有调查显示100名想再婚而未成说,老李比我大那么多,只是解我呢?我遇上一个相知相爱婚的老年人,65人是因儿女不同想找个人照顾他,认为老李为的人是多么不容易。儿子为什意。“山西公益红娘”做过一个小人自私,只顾及自己的感受。么会对老李这么挑剔呢?我想范围数据调查。在太原市,100个我和儿子说,我一定管带听一下您的意见。单身老年人中,85个想找老伴。张钰老人找老伴的念头比......(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