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08期 作者:马志国;
选择字号

病榻前的苦闷无处倾诉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吕庆年朋友:马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的信赖,非您好!起初,老伴刚闹病的时候,常理解您的处境。看得出,您很有我有心事儿,无法向别人倾精神状态不正常,不能像正常修养,很有素养。我这里就不说太诉,只好和您说说了。人那样想问题。因此,老两口很多同情安慰的话了,重点说说我的我今年60多岁,孩子已经成多话没法沟通,很多心事没法看法和建议。您看好吗?家立业,我的晚年生活本应是无交流。这也就罢了,有时候她还像您这种情况,应该说很有普忧无虑的。可是世上不如意事十会凭空生出是非,怪我这个怪遍性。老夫老妻都能健康度晚年,之八九,刚退休没多久,老伴就因我那个,甚至还会和我吵起来,当然最好。但是,我们的生活现实病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慢慢也常常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是,随着老夫老妻年龄的增长,几失去了意识能力,最后成了一个这个样子虽让人苦闷,可乎很难同样健康,总会有一方先出植物人。转眼好几年过去了,老伴到底还有个人跟你吵架,还有现身体不好,或是疾病缠身。这时一直这个样子。百年修得同船渡,个人跟你说话。后来,老伴完全候,就需要另一方的照顾了。千年修得共枕眠。老夫老妻一辈失去了意识能力,什......(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