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08期 作者:蒋元明;
选择字号

我们的家庭养老工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的老家在重庆远郊歇马场,现在叫歇马镇。父亲退休后,每天的生活主要是坐茶馆。母亲也从农村搬到镇上与父亲住在一起,但她主要忙着为儿女们带孩子,待到最后一个孙子都上学读书了,才算“退休”。我们兄妹5人,下一代8个。我常说,母亲用背篓背大儿孙两代人,恩重如山。那段时间应当是父母最开心的日子。父亲每月的退休金全归自己掌控,想吃肉吃蛋自己买就是;母亲每月也能从儿女们那里收到孝敬钱。谁来伺候爸妈接下来的事情更麻烦,妹妹因就会中断。也有老人住在一家的,新组家庭要从镇上迁到区里去,两其余子女出钱,可为出钱多少或者母亲过了八十大寿后,家里逐个弟弟已先后因工作原因把家搬有意拖欠而起纠纷的也不少。在城渐开始闹矛盾。母亲不时说她的钱去区里了,大哥大嫂也要去湖南女镇,老人一般是单住,也有住一家不在了,怀疑是父亲拿了。八十多儿那里带孩子。父母年事已高,老的,只有少数进养老院,还得有合岁的老父亲觉得天大的冤枉和委爷子耳背很厉害,双目几近盲,母适的养老院,费用也要能承担。在屈,他一辈子挣钱养活一大家子亲成天丢三落四,身边没有人照顾当下中国,居家养老、子女赡养仍人,现在却被怀疑手脚不干净,......(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