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7年第06期 作者:鲁鄄;
选择字号

病榻父子情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天命之年尚能享受到老父的照料和呵护,于我,是一种天大的福气。 后是未及花甲的母亲,两个亲人罹导下进行的,由于患处在隐私部“老爹在身边,患肿瘤相继去世。两年前,父亲又位,我有些难为情,父亲一句话让我的病就好一半了”患上恶性肿瘤,所幸治疗及时,再我放下所有的顾虑:“从小你的屎加上情绪乐观,老人治疗后身体恢尿都是我和你娘弄的,岁数再大你世事无常,一场来势汹汹的复得很好。如今,听到多年来一直也是我儿子,有啥放不开的!”肛肠病击倒了身强体壮的我。几天和他共担风雨的儿子生了病,隐藏在医生的指点下,父亲清洗工内,病痛折磨得我坐卧不安,度日在内心的阴影让他不由自主往最作做得有模有样,医生夸他说:“老如年。无奈,只得住进了医院。坏的方向想。爷子学东西真快!”清洗过后是换住院我是不甘心的,女儿中考我内疚于此前未能给父亲说药,换药由大夫完成。换药对肛肠到了关键期,爱人工作忙碌,如果明病因,让他不安纠结了几十个小病患者是件痛苦的事情,一个年轻抽出身来照顾我,家里肯定一团时,我忙安慰他:“看你想哪儿去小伙换药时痛得惨叫,还有个花季糟。我拨通父亲的手机,怕他担心,了,只是肛肠方面出......(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