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6年第11期 作者:吕连元;
选择字号

80权当18过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从上世纪60年代起,我就尝试着不断给报刊投稿,但因文化水平低,又不懂写作技法而屡投不中,这便成了我一个解不开又放不下的心结。 时间飞越到2004年,一个偶然机会得知河北省老年大学有一个文学班,我便斗胆报了名。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倾听着老师深入浅出的精辟讲授,吮吸那文学的墨香,徜徉在知识的海洋,我犹如久旱逢甘露,如饥似渴,放飞理想,勤学苦钻,着了魔似地发奋起来,痴迷得放不下也离不开。身上带一个小本子,随时随地记下感兴趣的事以及突现的灵感,即使夜间偶有稍纵即逝的灵感敲门我也不放过,立即起身记下。每写一篇稿子,我都全身心地投入,感到就是一次人生底蕴的探索、一次心灵的净化、一次思想的升华。而每当看到自己的作品在报刊上发表,那要比喝了二两小酒还提神,比喝了满口的蜜还甘甜。 我78岁学会用电脑,将“手耕”变成“机器耕”,网上聊天、查阅资料、看新闻、听戏曲、发稿子方便极了。老同学袁秀珍见到我用电脑发给她的短信时,惊奇地给我回复了一首诗:“人活七十古来稀,如今七十不稀奇。八十权当十八过,不用扬鞭自奋蹄。” 就这样,一晃8年过去了,成果十分明显。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 ......(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