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天地》2016年第11期 作者:陶诗秀;
选择字号

中国式带孙的烦恼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现在大学老同学聚会,聊起的,经常是与孙子或孙女相聚的趣事。看着手机中或抱或牵的合影,其乐融融。但是如果与他们交谈,便会发现他们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烦恼。 班长老李说,以前经济困难,总觉得没把女儿培养好,他应该在外孙身上弥补些。自从外孙闹闹4个月大交到他手里那天起,就能准时把屎把尿,从没用过一张尿不湿,从没有进过医院。为养闹闹,家里成了“月光族”,老李是痛并快乐着。 “班花”阿珍是常驻上海带孙女,从孩子未出生到孙女两岁,没有休息过一天。她身体尚好,一天到晚干活也不觉得太累,但唯一不放心的是留在老家的老伴。我问她,何不让老伴一起来这里帮她搭把手,也省得老两口互相挂念?她说:怎么来得了,家里还有八十多的婆婆和公公。阿珍有两个儿子,她已帮老大带孩子,如今小儿子需要,又赶过来照顾他的孩子。 即便老两口没有两地分居,但大多数儿女也忽略了老人应有的独立生活和精神需求。有一位老同学诉苦说,过去喜欢打麻将,而今一见广场上围在一起搓麻将的人们,心里便痒痒的。她说,现在流行请钟点工干活,钟点工也能一周休息一天,可是自己三年了没休一天。 一说起这个话题,响应的老人特多,大家都......(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