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青年(珍情)》2018年第11期 作者:许冬林;
选择字号

一只绒线团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母亲的针线筐里放着一只绒线团,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是粉嘟嘟的鸭蛋绿,母亲给我织线衫剩下的。剩下的绒线团依旧光明洁净,傍依在针线筐里,含羞待放。还记得那一回,母亲坐在门边做针线活,我蹲在针线筐边无所事事只好掰脚指头,数来数去还是十个。那是初夏的午后,穿堂风荡然穿过小屋,一切寂静,静得好像从冷水里捞起的一块豆腐。仿佛万物都消隐了念想,那样的时光里。而我,卑微地想伸手,想玩玩那个鸭蛋绿的绒线团。我知道这是很狂妄的念头。果然,母亲抽出手里的蔑针,敲敲我手背:别玩了,手这么脏,弄脏(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新青年(珍情)杂志2018年第11期
新青年(珍情)
主办:共青团黑龙江省委
出版:新青年(珍情)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