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8年第20期 作者:宋明炜;
选择字号

回忆贾植芳先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贾先生离开我们十年了。最后一次见到先生,是他去世前三四个月,我到医院去看他。他知道我来,已经预先准备好要交给我的一些书。我怕他累,不像往常那样在先生家,一坐就是一个上午。那天早早退出来。先生执意送到门口,跟我说:明炜,四海为家。我一开始被先生称呼"小小宋",因为我爸爸是小宋。我也确实是最小的一个学生,跑腿的,帮先生送稿,陪着他去看上海弄堂里的老先生老朋友;我其实也是最受宠的,先生和老师、师兄(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