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7年第46期 作者:何映宇;
选择字号

周小燕 我不能承受没有学生的生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曾经有一位学生向别人自称是周小燕的关门弟子,她听到以后问他:“我什么时候说要关门了?”学生问:“那您什么时候关门?”周小燕回答:“等我盖棺的那一天。”“既然是终身教授,我就要干终身、干到底。”这已经成为她的名言。 非典时期,上海有些高校停止了课程教育。一天,上海音乐学院党委办公室电话响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周小燕教授的声音:“张书记,我难受死了。我不能承受没有学生的生活,他们就是我的生命啊。”  2003年时,周小燕先生已经86岁高龄了,可是,学校仍是她的家,她是上海音乐学院的终身教授。  童年时,父亲好友的琴行是周小燕最喜爱去的地方,她就是从这里开始了音乐的启蒙。1935年,周小燕考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开始声乐学习。自以为会唱歌的周小燕在学校结识了一个小伙伴,从此走上了坎坷的声乐求学之路。到上海来了,他就给周小燕介绍郎静山的女儿郎毓秀,她比周小燕还小一岁,周小燕回忆说:“我那个时候是唱电影歌曲,我记得她就是唱歌剧《托斯卡》,这么响,真高,把我镇住了,好,我也要学。”  1949年,周小燕踏进上海音乐学院的大门,从一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成为声乐系教授。从......(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