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7年第46期 作者:何映宇;
选择字号

贺绿汀 "我是一个倔老头,只会说真话"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对于自己的一生,贺绿汀是这样评价的:我是一个倔老头,只会说真话,不会转弯,我看只有讲真话,我们的国家民族才有希望。这是一个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音乐家留给世界最后的声音,如果有更多的人听进去了,那么即使他走了,这个世界依然充满光亮和美好。 作为黄自“四大弟子”之一,贺绿汀继承并发展了以萧友梅、黄自为代表的上音优良传统,为我国专业音乐教育和创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开创了中国音乐教育的“贺绿汀时代”。  新中国成立后,贺绿汀以教育家身份回到母校上海音乐学院担任院长,1984年后又任名誉院长,一直到去世,为培养新中国的音乐人才,开创有中国特色的专业音乐教育道路,倾注了毕生心血。半个世纪以来,贺绿汀先生共创作了三部大合唱、二十四首合唱、近百首歌曲、六首钢琴曲、六首管弦乐曲、十多部电影音乐以及一些秧歌剧音乐和器乐独奏曲,并著有《贺绿汀音乐论文选集》。他是杰出的人民音乐家、著名的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和音乐理论家。  建国之初,上海音乐学院历经战乱的动荡,只剩下二十多位教师,贺绿汀并没有泄气,他想着只要有了好的师资,上海音乐学院的复兴并不遥远。  他迅即全面投入招聘教师......(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