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7年第42期 作者:沈嘉禄;
选择字号

以一百幅写意肖像串起一部美术史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这项工程从创意到达成,几乎就是一场没有竞争对手、也没有弯道可寻的艺术马拉松。 对中国美术史而言,人物肖像画时常被山水花卉湮没于沧桑岁月之中,但经过惊涛拍岸的淘洗,一部分能够映射时代光华的肖像画通过代代相传,其文化价值得以不断闪现并叠加,不仅成为后来者瞻仰前贤的依据,更成为一种鲜明的历史图景,照亮许多人的心灵和前方的道路。不过就近世以来的画家而言,要画好肖像画又谈何容易,即使在照相术发明以后,一直到今天“无所不能”的互联网时代,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关于一张人像的所有物理数据,而要以中国画的形来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人物命运以及他与时代的关系,不是一件谁都能完成的任务,更不是谁画了以后都能留得下来的。  因此,许多画家都在聪明地回避人物肖像画,这似乎是一个可能吞噬巨大能量的黑洞。但也偏偏有人表现出这样的文化自觉,比如邓明。  2017年上海市重点图书、美术史学者邓明的新作《守望丹青——从沈周到黄胄,笔墨肖像一百人》(上海辞书出版社),就给出了掷地有声的说法。  日前在辞书出版社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上,文化界和美术界人士一致认为:邓明这项“一个人的文化工程”,是为......(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