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7年第42期 作者:沈嘉禄;
选择字号

粢饭糕拒绝走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在我小时候,物资供应还比较紧张,一些规模不大的饮食店,每天一早就会拖出一只由柏油桶改装的炉子,当街支一口铁锅,倒大半锅油下去,待油温升高后,师傅就将雪白的粢饭糕一块块投下去。顿时,油锅欢腾起来,烈火烹油的盛况令人激昂。不一会,粢饭糕在油锅里露出金黄色一角,师傅用火钳翻几下夹起,排列在抓住锅子沿口的铁丝架子上沥油。  粢饭糕是长方形的,厚约三四分,像一副没拆封的扑克牌,炸得外脆里软,咬一口,咸滋滋的,还有一股葱花香。粢饭糕四个角最先炸焦,有点坚硬,咬起来很过瘾。五分钱一块,清晨用大碗去买几块,与豆浆一起吃,算是改善伙食了。下午也有买,纯粹作为点心吃的。  炸粢饭糕时,会有许多碎屑掉在锅里,师傅要不时地用漏勺打捞上来,否则会焦糊成煤屑一样。碎屑在锅底躺的时间长,特别香脆。我最喜欢吃碎屑,碎屑也是卖的,一角钱一大碗,得候巧。师傅不会等你,积满了一碗就随便卖给顾客。我家弄堂口的饮食店一度有卖粢饭糕,我想办法跟师傅套近乎,终于买到几次碎屑,而且是满满一大碗。  此事被我哥知道了,批评我嘴馋,这样好吃,将来干不成大事。他还很认真地说:伟大人物都有一种特别的意志力和自制......(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