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7年第31期 作者:老王头;
选择字号

我与景山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因为孩子到校早,我又每天送他上学,于是早晨就有了空余时间可以溜溜弯。算起来,景山公园是离公司最近的休闲去处,因此每天早上有空,我就经常去里面走一走。最近,公司要从北京城里搬出,搬到顺义后沙峪去了。这么说来,我即将和景山告别了。不是告别之际,往往很难体会相遇时的美好。我每天很早到景山公园,所遇最多的,是退休老人。晨曦中,他们伴随乐曲舞动身姿,而另一头,在树木丛中,则有浅吟低唱的票友。凡有演唱者,都会有很多人在旁驻足喝彩。花旦的委婉与哀怨,花脸的沉稳与刚猛,那声音,穿透晨岚,直入人心。即便是我这样并不懂京剧的外行人,也禁不住慢行几步,仿佛想听清或痴情怨女、或忠臣义士的诉说。可惜我对京剧知之太少,他们唱的是哪出戏?演的是哪个故事?扮的是哪个人物?我还真没有特别懂的。不过,如果不是上班有点,我一定会在旁边小憩聆听。到了春天,景山公园都会举行赏花活动。这时候,公园里会有另一拨老人出现。他们和每天清晨在此锻炼、相聚的老人不同,他们许多人往往一年才露一次面。“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对一年一度出现的这些老人来说,人面自知何处去,今年依旧笑春风。不过,景山最著名......(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