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7年第08期 作者:沈成兴;
选择字号

赶庙会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年幼时老家尚有庙会,从小听人说起,给我的印象是人山人海、应有尽有,但极少有机会去,因为人多,大人总怕孩子丢失。直到上了中学,产生了向往外面世界的憧憬,赶庙会的念头就挥之不去。不过,对于一个生活在四面环水小岛上的初中生而言,过南京长江大桥去南京赶庙会太遥远,有点不切实际,最可能的还是农历三月十五去附近镇上赶庙会。 眼看三月十五就要到了,父母在盘算着把老鸭卖掉,可能的话买一个大挂钟。没有手表的时代只能靠它早上提醒了,挂在堂屋里也很气派——虽然和家里的土墙不是很般配。我也一心想见见世面,央求着能否带我去逛逛。但是,答案是否定的——好好上学!再说也没钱啊。 可是我很坚决,一定要去逛逛。现在想来,当时可能也处于逆反期,拗不过那个弯。赌气不吃饭,没用;和家里人打冷战不讲话也没用,最后还得老老实实上课。赶集的前一天妈妈给了我一块钱,让好好学习,不要去凑热闹。 但是口袋里有钱了,心里去赶集的愿望更加强烈。记得是下午,是放假还是逃学已经记不清了,我与几个同学决定偷偷赶下午的第一班船去,晚上最后一班船回来。学校离洲头的码头有六七里路,我们心情激动脚步也显得轻快,一点也......(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