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7年第04期 作者:刘洪波;
选择字号

大规模社会有“无形福利”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生活在一个大国,人们获得的东西,不见得都是说得清的。广袤的疆域,众多的民族,多样的地理环境和景观类型,都能因为变成想事情的基本背景,让人变得丰富起来。 一个以一万平方公里为基本活动背景的人,与一个以一百万平方公里为基本活动背景的人,可能有各种差异。即使我们不说后者带来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总可以称为“好处”,至少不是个什么坏的事情。 有的人可能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他的生活半径与他可能到达的半径没有关系,但他所在的“社会规模”的大小,仍然影响到他的语言、习惯、思维和行为。另一方面,有的人可能生活在一个很小规模的社会,但他仍能游 历天下,增广见闻,思维也无所谓限制,但在“社会思维”半径上,他仍更多地考虑所属社会体之内的事情。国家就是人们所属的基本社会体。 我不是要唱国家主义的赞歌,或者鼓动大国沙文主义的情绪,只是要说生活在大国和生活在小国,人可能在很多方面呈现不同的特点。每个人都可以骄傲于自己的国家并感到 幸福,而无论国家大小,国际关系尤其要注意国200万人,一半住在乌兰巴托,能出版的作品大多就是诗歌,诗歌中又主要是儿歌,因为只有儿歌才可能形成市场。那样的......(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