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6年第35期 作者:沈嘉禄;
选择字号

一位雕塑家的奥运缘和石雕梦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萨马兰奇将《千钧一箭》带回了洛桑,并邀请朱成到国际奥运会总部访问,还请这位成都艺术家到家中做客。用“一夜成名”来形容彼时春风得意的朱成,一点也不为过。 《千钧一箭》让他一举成名 朱成的工作室就在成都的锦江边上,通过悬在半空中的“栈 桥”来到他用来接待朋友的 小屋子,可以俯瞰窗外急流奔腾的景象。空气清新潮润,满眼绿树鲜花,令人心旷神怡。上上下下数间工作室里,堆满了朱成三十多年来创作的雕塑小样和未完成作品,墙上还张贴着上百张草图,他每天与助手在这里工作。 我果然看到了朱成的成名作《千钧一箭》:一张具有中国民族图像元素的硬弓被拉得满满的,弓的下端就成了整件作品的唯一支点。一位女射箭运动员已经简化为一颗头颅和两条强健的手臂,张弓搭箭,全神贯注,势在必发,志在必得。作品简约而传神地表现出运动员积极拼博的体育精神,在当时的背景下,也理所当然地承载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民的梦想与风貌。 我眼前的这件是小样,原作在瑞士洛桑。 记得最早看到这件作品的照片,是在某本杂志的封底,一眼就被感染,从此忘不了。80年代国门刚刚打开,西方各种艺术思潮、艺术作 品一下子......(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