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6年第35期 作者:姜浩峰;
选择字号

再见西宫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它在印证了几代人的青春后,如今却似一位迟暮的美人,静度已定的余命。再见西宫,再也不见。 坐车路过武宁路,发现沪西工代表一个阶段,阿拉上海的一个阶人文化宫外围许多建筑已经段结束了。”作家金宇澄用悠悠的 拆除,从围墙外向里眺望,中心位置正在施工中。尽管几栋至今尚存的建筑在窗棂上挂出横幅,表示某某舞蹈培训班照旧,某某机构照常营业,但是当2016年第一丝秋风起来的时候,我知道,沪西工人文化宫——西宫,已不复当年的样子。那些“照旧”的机构,如同即将飘零的落叶,尽管还照旧在枝头,却距离落地的日子不远了。 阿拉的一个阶段结束了 “西宫拆掉是一个象征啦,伊 54xmzk.xinminweekly.com.cn 上海话这么说。这是实名微博账号“二更视频”新近发布的仅仅4分钟的视频中的一段。从8月4日视频发上网络,短短三四天工夫,点击播放已达4万多次! 以长篇小说《繁花》名噪小说界的金宇澄,生于1952年,1969年赴黑龙江农场务农,1977年回沪。在1988年任《上海文学》杂志编辑之前的两年,金宇澄恰恰在沪西工人文化宫工作。 说起西宫的拆除,金宇澄用普通话说......(本文共计6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