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6年第35期 作者:周水欣;
选择字号

陌生人的慈悲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有一年我经历了较为坎坷的人生状况。肩头。最后这个动作,令我忽然鼻酸。阿先是身体开始不对,全面检查查不出所以姨推着清洁车继续前行,我默默坐了很久。 然。怕麻烦别人,我都是自己去医院,等待、觉得慢慢积蓄了更多的勇气。 检查、抽血、取样、化验……一系列的检查伴随小手术般的身体内部探查,非常地消磨人心神。我一直以独立自主做自己人生的准则,觉得不论亲人还是朋友,都应当不给别人添麻烦,让人担心,也于事无 女友小清在听了我的讲述之后,告诉我一件她的往事。也是在她人生的低潮。丈夫的小三打上门来,她报警。一起去派出所录笔录。她情绪激动,无法平静,双手一直微微颤抖。倒是丈夫与那小三镇定 补啊。所以,每次去医院,我都自己带本书,得多。他们被分开在不同办公室了解情况。 漫长的等待时间,我就坐在角落里看书。有一次的身体检查非常辛苦,从诊疗室出来,我虚汗直流,有点打晃。这时,一双粗糙有力的大手轻轻扶住我的胳膊。我抬头一看,是清扫阿姨。她将我扶到椅子上坐下,问我:“没人陪你吗?”我摇摇头。她又说:“多坐一会再走。我看你总一个她一直无法说清状况,只是重复一句话:“怎么会有这样的......(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