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2年第31期 作者:沈嘉禄;
选择字号

浙江电影院可不可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上海的浙江电影院面临拆迁的消息见报后引起了市民的热议,其实最应感谢的是报料的摄影家席子和前往调查与报道的记者。日前,在一片激愤的质疑声中,开发商向媒体明确表示,浙江电影院将予以原地保留,重新改造后仍作为影剧院使用。这件事似乎以舆论大获全胜而暂告段落。这起事件的实质,是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历史建筑保护严重滞后,资本方横冲直撞地挤压公共空间与公共资源的大背景下,社会普遍存在的文化焦虑症,以及民众为捍卫日趋稀薄的社会利益而作出的自保行为。不过我还觉得骨鲠在喉,不吐不快,我也知道我的观点将招致选择性误读与谩骂式诘问,但构建理性的公民社会的正当性与迫切性,让我鼓起勇气写下这篇短文,并求教于方家与网友。首先我对邬达克的粉丝表示由衷的敬意,据东早记者统计,邬粉有1700多人,他们都是“暴走邬达克12小时”活动的参与者。他们以暴走的形式盘点历史文化遗产,唤起民众的文保意识,具有积极意义。不过我以为粉邬可以有多种形式,从建筑学与中外文化交流史层面进行研究也许更有意义。邬达克在上海突然走红,很大程度要归功于摄影家尔冬强的“发现”,他走访并拍摄了邬达克在上海留下的几乎所有作品,......(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