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17年第10期 作者:左世海;
选择字号

矿长的记性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刚从校门跨出,正好与门外站着的一个老头打了个照面。张矿长?您咋在这儿?我有些疑惑地问道。矿长一愣,望着我说,我在等放学的孙子,年前退休后,接送孙子成了我每天的任务。你是?矿长回问我。我家刚从矿上迁到市里,孩子想在这所小学读书,可找了几次校长,都没办成。这明摆着是让你出血嘛!你到他家里去拜访呀,现在的领导,吃拿卡要惯了,你以为还像我们过去那些老一茬干部,那真是一心为公,两袖清风,待人接物毫不含糊。如果他们能像您那样就好了!我淡淡地说。可不是?作为领导,千万别搞歪门邪道。矿长吐了口痰继续说,我在严山当矿长时,有个远方亲戚提着土特产来找我,让我给他孩子安排工作,我当时就把他轰了出去。还有一次,一个包工头找我揽工程,走时丢下一万元,我一气之下将钱全部交给了纪检部门……矿长真是好记性啊!我说,您记得我不?矿长眯着眼打量了我片刻,摇摇头。我也是严山矿的,在矿子弟学校教书。 难怪呢,我看你有些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全矿几千号人,能记住一部分就不错了。矿长笑着说。可我记着您,还去过您家呢!哦,我记性不大好,再说去我家的人多了,哪能记得住,啥时候的事?矿长有些纳闷。我没有......(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