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17年第10期 作者:万吉星;
选择字号

迁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老文给儿子打电话,说自己快70了,想在老家给自己修座坟。儿子在电话那头淡淡地回答:“急啥呢,您老长命百岁,过几年再修也不迟。”老文心里有火,天天提着旱烟袋在村里转悠,逢人就说:“养个当官的儿子有啥用,没用!”村里人大都对老文抱以同情,觉得文副县长不舍得为老爹花钱,不够孝顺。过了十来天,文副县长突然回乡,来去匆匆,只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老文出门遛弯,开始逢人就说:“我想好了,不能再指望他,我自己修。”他在村后山坡上选了块地,然后就张罗请工匠。因为投入有限,老文的坟修得很粗糙,也就是村里的末流水平。这样一座坟成了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有惋惜的,也有看笑话的,一些靠子女出资把坟修得很体面的老伙计还会当面开老文的玩笑。每到这时,老文 就像置身事外一样,从不搭腔。几个月后,市交通局发布新建高速公路规划,一条公路刚好从村后山坡上通过。随后,乡政府列出一个坟墓搬迁名单,定下了补偿标准:农户自己迁一座坟,政府补偿2000元。乡长带着工作组下来做工作,磨破了嘴皮,20多户坟主仍没有一个愿意搬迁。眼看开工日期一天天临近,县长坐不住了,对文副县长说:“你是分管交通的副县长,......(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