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17年第10期 作者:胡百精;
选择字号

说话的艺术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人到了一定年纪,有趣乃最高的判词。林语堂算得上有趣的风流之一。老林的《京华烟云》《逃往自由城》渲染了巨变烽火的远景,却未放纵革命的意气和政治的戾气;《吾国吾民》《苏东坡传》耽于考证和议论,却挣脱了逻辑的锁链和学问家的酸朽。林语堂这样的文人,更易平视众生和世事,将目光投向日常与无常、人及其细微的命运。举例论之,老林观察了常人的说话,便写了一部《说话的艺术》。这部书大抵讲了两个问题:说话乃人生的大事,所谓人生不过言动二事,说话占其一;说话亦是一件难事,凡困难的世事,你皆须将之艺术化,不然人生过得总如逃窜的草寇。既如是,说话有哪些艺术呢芽林语堂基于中外经验的比照,剔净了一堆好骨头,我把它们熬成以下几锅沸汤:第一锅,说话的态度。一要诚言,孔子讲修辞其立诚,至诚足以动人;亚里士多德讲说服之修辞有三要素——信誉、逻辑和情感,可信排在第一位。二要温雅,一滴蜜所能捉得的苍蝇,比一加仑毒汁杀死的苍蝇还要多。三要尊重,平等心以待,拉长面孔不好,嬉皮笑脸也不行,前者不可爱,后者不可敬。第二锅,说话的策略。根本要则在于是字优先,即多说“是”,多赞美、赞同对方,先立下认同的根基,再......(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